划水冠军

寒风将寄予雄鹰自由。

还没想好要不要连载的产物。

徒手而亡.【1】

是露米没跑了 一开始是甜甜的恋爱 oo到没有c 我只想看他们甜甜蜜蜜我没有错。【……】不要和我提苏哥【……………………】
国设still。不知道会不会有2或3或4。
没刀。放心 请各位找我扩列 评论区空着 请【。】

想和你说话,想让你睁开眼,想让你醒来。
……那么,你再不醒我就把你扔到楼下滚回西伯利亚喔,阿尔弗。

“!!!”
伴随着刺耳的响声,电子钟喘着粗气迈起了步伐,不过这次它是一个劲的猛跑。永远的19岁从名为梦境的云端痛苦地坠落,与此同时耳边还伴随着什么窸窸窣窣的咒语。

床头的眼镜如期被放置在鼻梁上。虽然头好像被冰镇过似的,还做了不好的梦,但必须要醒来。
……因为不得不醒来。

“诶,美/国君。”
床的一旁坐了一个人。待到视野逐渐清晰,才看到了有着浅色皮肢,柔软的波状发的他。
“咦,俄/罗/斯……”

哦,想起来了。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他和俄/罗/斯确实开始交往了——偷偷瞒着上司的那种。昨天趁着会议结束后的混乱,美/国给上司发了条【还有些别的事所以第二天再回去】的SMS,接着跟着俄/罗/斯跑路了。
哪里会有什么天衣无缝,美/国的上司估计现在正在白宫里怒发冲冠呢。俄/罗/斯笑了笑,随即像种野生动物一样扑了上去-
“你-让-我-好等哦。”揉了揉那人像零落的葵花瓣一样散乱的发,俄/罗/斯低笑出声。
“不要动hero的头发!”
美国人的手掌攀上另一人粗糙的指节,紧紧地拉扯着反抗着——当然是无用功啦。

总之,这个早晨是他们共同度过的第一个。当然很有可能下一次很难达到…估计要等他们开完会议之后好几个月之后了。

“俄/罗/斯、你家真冷。”
“再添一把柴你就不会觉得冷了。”
“…………我是叫你给我过来!hero我也需要除了火以外的东西取暖啊!”
没有这种服务的喔。俄/罗/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凑了上去,任凭英雄拥抱着。虽然很难理解为什么要扭扭捏捏的而不是直接告诉我他需要我。
“…你再这么抱下去早餐要完蛋了。美/利/坚/合/众/国。”

罗宋汤是俄/罗/斯眼里的美味,但是美/国很有可能只想吃汉堡,然后来上一罐饮料。虽然在这种温度下可乐绝对会结冰,然后汉堡冷到没法咽下。
“伊万。”
“——伊万!!!!”
“又怎么了,美……”
19岁放下了只盛过一两次汤的勺,认真严肃地看着自己的混账恋人。“你能不能不要叫我的那个名字?就是hero的本名。”
“为什么不可以?”俄罗斯解下那条绣着USA的围裙,上面还有他亲笔画的一只兔子。“我觉得那样很亲切。”
“但是不行就是不行。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否定者一字一句地说着。双手环抱在胸前做出【敢拒绝就给你颜色看】的样子。
我希望你立刻停止叫国名,要不然我就觉得我们的床头隔着一条大西洋了。
“就因为让我叫你阿尔弗你就喊我的名字那么大声?”
“……厨房里水烧开的声音太大。怕你听不见了。”

早餐总算是折腾完了。伊万扯下了围巾把它认真挂在衣帽架上。阿尔弗则托着腮看着他恋人的动作。
没什么意义,就是想看而已。
“话说,伊万。”阿尔弗打了个哈欠,显然是没睡够。“你今天早上…在等我起床?”
“是啊。”伊万回过头来。
“……你等了我多久?”
“差不多七个小时吧。”
“七个……??!!”
因为有时差嘛。钟也特意调成美国时间了。斯拉夫人扭过头去,算是给他心里升起蘑菇云的恋人一点宽慰。
他反正不会知道自己等他起床之前,甚至想给白花花的墙来一枪的心理的。这就够了。

“呐我说伊万。”
“嗯,我在听啊美…阿尔弗。”
“你能来我家找我吗。”说到这里,阿尔弗放下了一直支撑着下颚的手。“不是因为政事,只是因为你想来?”
“конечно。【当然】”俄/罗/斯愣了愣。
“顺带一提你的指甲好脏。不想和我打架就赶快去清理干净。”
“……KORUKORU。”








朝阳逐渐上升到天空正中。
不知道下一次这样会是什么时候,但是阿尔弗却迫不及待了。但是顷刻间,天旋地转,那些感情皆转瞬即逝。
…他的上司 给他打了86个未接来电。
这就预示着他要走了。美/国想着,帅气地披上了军大衣然后……
然后被屋檐上的落雪砸到了脸。
“我开车送你去会议上?”
“……你这家伙不早点说!”













#关于那条围裙 动画里有看到过就写了。
露西亚先醒是因为俄 罗 斯时间比美 国的快了将近7小时 但是于此同时隔壁王大爷比他们两都早醒。
那个咒语 其实是露西亚的诅咒。

俄罗斯比美国早7小时迎来白天

插个旗。下一篇写非典型魔女集会【】

I LOVE YOU ALL

露米.醉米有
用的是国名而并非人名.BUG太多了.
短篇 非常短 看成段子就好
接受的往下↓

I LOVE YOU ALL.

  目前已经有半瓶伏特加顺着咽喉淌入胃中,19岁的阳光上进活力少年现在如果烈日下融化的冰激凌一样滩在俄/罗/斯的双膝边。
  唔呕……眼镜?…在那个家伙手里。
  胃里一阵折腾。美/国勉勉强强用右肢支撑起自己,大衣与质量不怎么好的沙发摩擦着发出不小的响动。

  “哎,美/国君你醒啦。”
  “Hero我从不记得睡着过-”
  “有喔,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从小生活在极寒之地的人怂了怂肩,不知为何看上去整副宽大的顾家都跟着动了。

  “……眼镜还给我。”
  ——虽说是个祈使句,但手已经自动伸到对方鼻梁上去了呢。
 
  取得了眼镜,美/国干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指腹在碎发上摩挲,有如思考什么。
  比如两个多小时前的事情。

  “要我告诉你吗?你看上去听困扰的喔。”
  俄/罗/斯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对方的表情。像迷路的、等待谁指点迷津的小朋友一样。…反正啊,就算你说不我也不会停手的喔。
  美/国似乎还没有清醒,没有侧过头来质问,更没有像平常那样站起来发狠地拉住他的衣领,以那双干净却让人生厌的眼镜严刑逼供。
  -啊,出乎意料的有些有趣呢。

  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吗?俄/罗/斯已经很努力不笑出来了。既然如此,那么——
  “你喝醉了哦?然后就在这里睡了两个多小时。就这样。”

  猝然间,他好像看到美/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拳头握紧捶在桌面上,好像要反驳什么,但一定不是表达愤怒或烦躁,因为他把话收了回去。19岁仍然一声不吭,保持着用手托着头部的姿势。这却给和他共处一室的另一人带来了不小的想法。
  俄/罗/斯也回报以沉默,与此同时他打开了新的一瓶伏特加。

  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过了好半晌美/国起身了。“Hero我走了。”
  俄/罗/斯眯着眼睛嗅着空气中的烈酒味。他在想象寒冷的冰雪中独自伫立的自己,还是…
  “啊、再见。”摔门的声音比想象中的刺耳。
  那可有点没礼貌,俄/罗/斯想着,利索地换了一瓶酒。

  其实摔门而出的人恰恰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两个小时前他拽着某国的围巾捶着桌子大哭说“I Love You All,Russian ”。然后,他就又笑了起来。就这样反复无常,来来回回。知道那个被“爱着全部”的人说了句什么他才停下来。
  ……该死的是他记不清那句话了。
  这一定是酒的问题,当时就算是我疯了吧。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美/国愤愤不平地想着。

  ——而在他身后的那间酒馆,俄/罗/斯正重复着他忘记的那句话。
  “欢迎加入斯拉夫家族。”
 
  …那么,这个大概就是中/国君曾经说过的,鬼迷心窍吧。
















……扣着锅逃跑了。
第一次呈现这样的两人有点不太擅长。
希望 就是那个、有指教性的评论【……】
单纯的讨论也可以啦 毕竟才入坑【感觉有点晚】

透明文手小秘密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一个简单短小的repo吧.?
总之是已经收到蜂路本啦,粮好吃的不行!
透几格应该没有 没有问题的吧……!
bbba真好吃啊(哈喇子)
总而言之总体感觉超棒,故事虽然比较短但是前因后果都有交代清楚完全连的上嘛!
感谢产出,真是辛苦啦……!
不打tag喽?
@30

这里是自我介绍哦。

约会迟到

  划水好久了抱歉……!这是今天份的路蜂路!   
  双方已经交往设定   bbb发声器已经修好设定
    

               我来迟了与下不为例
  一个半个小时了。
  Barricade已经在警局门口等了一个半个小时了。
  等待期间Barricade忍受了大龄妇女的哭喊,蓝星幼儿的吵闹,几个醉了酒的男人的胡言乱语还有警察为了维持秩序而不得不出口的“官方言辞”。每当他试图冷静下来就总有事情冒出来在他芯里狠狠地抽他面甲。
  炉渣的卧底生活。
  他甚至有一种立刻变形然后砸了整个警局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毕竟当人类发现他们警局的工作用车少了好几辆而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时候还是很愉快的。
  然而那辆亮黄色科迈罗的出现才是Barricade现在最盼望的。
  开了全息投影又关掉再开启,进行数十次这样的举动后视野里终于出现一个混账的身影。
  Barricade的通讯频道里收到了一条讯息,他本来不想收听的――他只想把科迈罗在众目睽睽之下撞翻,可是有个玩意叫自动播放。
  “Well,我来迟了?”发声器修好以后还是难改欠揍的本性。
  冷静,Barricade。冷静。要是把他揍死在这里自己也不会好受的。
  频道那一头沉默了良久才发送出下一条信息。
  “下不为例。”由于有限制我们没法得知一些省去的带来不良影响的词句。
  福特野马从隐蔽处冲出接着停靠在科迈罗的一边。

  偷懒失败(X)
 

Butterfly Kiss

今日路蜂路 小甜饼 是亲亲。拟人注意。

                 暴力争执以亲吻结束
  Barricade抬起腿作势朝Bumblebee胸口踢过去。而对方扯扯嘴角忍住淤青带来的疼痛勉勉强强躲过并截住Barricade的攻击,手紧握成拳袭向他的胸膛。紧接着Bumblebee感到手被擒住,皱眉看向正费力截拦自己的Barricade。
  “不打了。”Bumblebee说道,把施力过度以至于青筋绷紧的手收了回来,顺道拂手擦掉嘴角星星点点的血渍。
  年长的一方见状也不说什么,然而脸上却紧缩眉关心底里一直怒意不断,咒骂了几句便靠在沙发上检查伤势去了。
  没必要引起的争执该怎样结束为妙?Bumblebee现在非常想发个帖子到碳基的坛论上。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过了20多分钟,中途一句话也不讲。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Bumblebee。
  年龄较小身高却不容小觑的青年快步走上前揪着Barricade的衣领,对方只是抬了下头然后眯起眼挑衅般开口,“还想打吗?”
  然后Bumblebee就吻了他。
  这是一个有点特殊的吻,不仅因为它发生在一场争吵之后――二者的脸都亲昵地贴在一起,Bumblebee甚至大胆地用手擦过Barricade脸上的伤痕,一点也不像方才还打架的两个男人。
  Barricade双手紧紧压住他的肩甲毫不犹豫回应着。舌尖在腔壁内扫荡,努力不去做到撕咬的程度,水声和呜咽夹杂在一起,一方却按住对方的后颈想加深力度。
  一吻终了,Bumblebee后退几步用嘴无意间挑起透亮丝线,接着揩了揩嘴角。
  “学得很快。”Barricade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多谢指教。”这是Bumblebee的回应。
  然后他们对视半晌,Bumblebee忍不住眨眨眼睛睫毛轻颤。
  Barricade开口说它们很像蝴蝶。
  然后他主动地亲了上去。
  Bumblebee便顺势往下扶住对方腰部,试探性地将伸进他口腔,接着又不满足地勾起对方的舌头与之纠缠。额头碰在一起,Barricade感到Bumblebee的睫毛轻颤着刷在自己脸颊上。二人都无暇顾及津液顺着嘴角留下,亲吻甚至带了点吮吸的味道,巴不得把尽数占有。
  真的很像蝴蝶优柔地亲吻着自己。
  事后Bumblebee问起Barricade为什么突然就上去亲自己,Barricade只是掐了烟然后看了看对方。
  “总有点东西是你不需要知道的,小鬼。”

其实只是因为bee眨眼了所以才亲的哟。
大概是一个barry制造的小游戏吧?
题目虽然是所谓的Butterfly Kiss,但是有暴力片段呢……
bug多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