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冠军

寒风将寄予雄鹰自由。

I LOVE YOU ALL

露米.醉米有
用的是国名而并非人名.BUG太多了.
短篇 非常短 看成段子就好
接受的往下↓

I LOVE YOU ALL.

  目前已经有半瓶伏特加顺着咽喉淌入胃中,19岁的阳光上进活力少年现在如果烈日下融化的冰激凌一样滩在俄/罗/斯的双膝边。
  唔呕……眼镜?…在那个家伙手里。
  胃里一阵折腾。美/国勉勉强强用右肢支撑起自己,大衣与质量不怎么好的沙发摩擦着发出不小的响动。

  “哎,美/国君你醒啦。”
  “Hero我从不记得睡着过-”
  “有喔,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从小生活在极寒之地的人怂了怂肩,不知为何看上去整副宽大的顾家都跟着动了。

  “……眼镜还给我。”
  ——虽说是个祈使句,但手已经自动伸到对方鼻梁上去了呢。
 
  取得了眼镜,美/国干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指腹在碎发上摩挲,有如思考什么。
  比如两个多小时前的事情。

  “要我告诉你吗?你看上去听困扰的喔。”
  俄/罗/斯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对方的表情。像迷路的、等待谁指点迷津的小朋友一样。…反正啊,就算你说不我也不会停手的喔。
  美/国似乎还没有清醒,没有侧过头来质问,更没有像平常那样站起来发狠地拉住他的衣领,以那双干净却让人生厌的眼镜严刑逼供。
  -啊,出乎意料的有些有趣呢。

  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吗?俄/罗/斯已经很努力不笑出来了。既然如此,那么——
  “你喝醉了哦?然后就在这里睡了两个多小时。就这样。”

  猝然间,他好像看到美/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拳头握紧捶在桌面上,好像要反驳什么,但一定不是表达愤怒或烦躁,因为他把话收了回去。19岁仍然一声不吭,保持着用手托着头部的姿势。这却给和他共处一室的另一人带来了不小的想法。
  俄/罗/斯也回报以沉默,与此同时他打开了新的一瓶伏特加。

  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过了好半晌美/国起身了。“Hero我走了。”
  俄/罗/斯眯着眼睛嗅着空气中的烈酒味。他在想象寒冷的冰雪中独自伫立的自己,还是…
  “啊、再见。”摔门的声音比想象中的刺耳。
  那可有点没礼貌,俄/罗/斯想着,利索地换了一瓶酒。

  其实摔门而出的人恰恰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两个小时前他拽着某国的围巾捶着桌子大哭说“I Love You All,Russian ”。然后,他就又笑了起来。就这样反复无常,来来回回。知道那个被“爱着全部”的人说了句什么他才停下来。
  ……该死的是他记不清那句话了。
  这一定是酒的问题,当时就算是我疯了吧。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美/国愤愤不平地想着。

  ——而在他身后的那间酒馆,俄/罗/斯正重复着他忘记的那句话。
  “欢迎加入斯拉夫家族。”
 
  …那么,这个大概就是中/国君曾经说过的,鬼迷心窍吧。
















……扣着锅逃跑了。
第一次呈现这样的两人有点不太擅长。
希望 就是那个、有指教性的评论【……】
单纯的讨论也可以啦 毕竟才入坑【感觉有点晚】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