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冠军

寒风将寄予雄鹰自由。

给吃喝的随笔

于是赤城将鼻息掩盖至加贺的狐尾中,像猎手一样享受着沉寂间若有若无的几缕疯狂。这种感觉就像沉溺于五彩斑斓、绮丽异常的花间。尽管为了厮杀而生的赤城从来没有触上花朵、因为它们太易碎,太难以把握。

这样的举动就和加贺完全相反了。加贺则是真正的遵循兽性的本能做着相反的合乎理智的事情,她半俯身用鼻尖去顶顶红狐的耳朵,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赤城晃了晃头眯起眼睛,顺着加贺的动作触上她的脸颊。加贺以为这是往常的戏弄,便习以为常地抬手抚上赤城的肩头。结果她讨到了姐姐的一吻,败下阵来的白狐只好顺着光滑的墙纸软软的躺下,面对赤城的注视。这难道也是森林的未知法则之一吗?

接着赤城说爱她,笑吟吟的样子分明不像平时绵里藏针般让人惧怕。这是只属于加贺的东西——尽管上一回她还因为赤城与指挥官的关系感到生气。于是赤城听到了一声不要戏弄我的闷响,然后瞧见白狐主动以足尖挑起她颊旁的发丝。赤城只能又亲上了加贺,然后对着她不停地说爱呀、喜欢呀、加贺是我的东西呀之类的词句。加贺也完全不上当,只顾着在红狐肩头游走,然后低低笑着一次又一次觉得对方真是完美的、真正至高无上的物件。

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却看见你这张脸就忘记了……。

在听见不知几遍“赤城爱着你”后,加贺终于顺理成章地将赤城抱住,肆意妄为行使她想发泄的兽性。然后赤城又淡淡地笑了,心想着先手必胜之理也不完全是错。不过加贺哪里管的了这些呢?

她只是爱着赤城、而已呀。


























没有题目,不知主题,情景自脑补【干】
求你了给我加贺吧。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