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冠军

寒风将寄予雄鹰自由。

还没想好要不要连载的产物。

徒手而亡.【1】

是露米没跑了 一开始是甜甜的恋爱 oo到没有c 我只想看他们甜甜蜜蜜我没有错。【……】不要和我提苏哥【……………………】
国设still。不知道会不会有2或3或4。
没刀。放心 请各位找我扩列 评论区空着 请【。】

想和你说话,想让你睁开眼,想让你醒来。
……那么,你再不醒我就把你扔到楼下滚回西伯利亚喔,阿尔弗。

“!!!”
伴随着刺耳的响声,电子钟喘着粗气迈起了步伐,不过这次它是一个劲的猛跑。永远的19岁从名为梦境的云端痛苦地坠落,与此同时耳边还伴随着什么窸窸窣窣的咒语。

床头的眼镜如期被放置在鼻梁上。虽然头好像被冰镇过似的,还做了不好的梦,但必须要醒来。
……因为不得不醒来。

“诶,美/国君。”
床的一旁坐了一个人。待到视野逐渐清晰,才看到了有着浅色皮肢,柔软的波状发的他。
“咦,俄/罗/斯……”

哦,想起来了。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他和俄/罗/斯确实开始交往了——偷偷瞒着上司的那种。昨天趁着会议结束后的混乱,美/国给上司发了条【还有些别的事所以第二天再回去】的SMS,接着跟着俄/罗/斯跑路了。
哪里会有什么天衣无缝,美/国的上司估计现在正在白宫里怒发冲冠呢。俄/罗/斯笑了笑,随即像种野生动物一样扑了上去-
“你-让-我-好等哦。”揉了揉那人像零落的葵花瓣一样散乱的发,俄/罗/斯低笑出声。
“不要动hero的头发!”
美国人的手掌攀上另一人粗糙的指节,紧紧地拉扯着反抗着——当然是无用功啦。

总之,这个早晨是他们共同度过的第一个。当然很有可能下一次很难达到…估计要等他们开完会议之后好几个月之后了。

“俄/罗/斯、你家真冷。”
“再添一把柴你就不会觉得冷了。”
“…………我是叫你给我过来!hero我也需要除了火以外的东西取暖啊!”
没有这种服务的喔。俄/罗/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凑了上去,任凭英雄拥抱着。虽然很难理解为什么要扭扭捏捏的而不是直接告诉我他需要我。
“…你再这么抱下去早餐要完蛋了。美/利/坚/合/众/国。”

罗宋汤是俄/罗/斯眼里的美味,但是美/国很有可能只想吃汉堡,然后来上一罐饮料。虽然在这种温度下可乐绝对会结冰,然后汉堡冷到没法咽下。
“伊万。”
“——伊万!!!!”
“又怎么了,美……”
19岁放下了只盛过一两次汤的勺,认真严肃地看着自己的混账恋人。“你能不能不要叫我的那个名字?就是hero的本名。”
“为什么不可以?”俄罗斯解下那条绣着USA的围裙,上面还有他亲笔画的一只兔子。“我觉得那样很亲切。”
“但是不行就是不行。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否定者一字一句地说着。双手环抱在胸前做出【敢拒绝就给你颜色看】的样子。
我希望你立刻停止叫国名,要不然我就觉得我们的床头隔着一条大西洋了。
“就因为让我叫你阿尔弗你就喊我的名字那么大声?”
“……厨房里水烧开的声音太大。怕你听不见了。”

早餐总算是折腾完了。伊万扯下了围巾把它认真挂在衣帽架上。阿尔弗则托着腮看着他恋人的动作。
没什么意义,就是想看而已。
“话说,伊万。”阿尔弗打了个哈欠,显然是没睡够。“你今天早上…在等我起床?”
“是啊。”伊万回过头来。
“……你等了我多久?”
“差不多七个小时吧。”
“七个……??!!”
因为有时差嘛。钟也特意调成美国时间了。斯拉夫人扭过头去,算是给他心里升起蘑菇云的恋人一点宽慰。
他反正不会知道自己等他起床之前,甚至想给白花花的墙来一枪的心理的。这就够了。

“呐我说伊万。”
“嗯,我在听啊美…阿尔弗。”
“你能来我家找我吗。”说到这里,阿尔弗放下了一直支撑着下颚的手。“不是因为政事,只是因为你想来?”
“конечно。【当然】”俄/罗/斯愣了愣。
“顺带一提你的指甲好脏。不想和我打架就赶快去清理干净。”
“……KORUKORU。”








朝阳逐渐上升到天空正中。
不知道下一次这样会是什么时候,但是阿尔弗却迫不及待了。但是顷刻间,天旋地转,那些感情皆转瞬即逝。
…他的上司 给他打了86个未接来电。
这就预示着他要走了。美/国想着,帅气地披上了军大衣然后……
然后被屋檐上的落雪砸到了脸。
“我开车送你去会议上?”
“……你这家伙不早点说!”













#关于那条围裙 动画里有看到过就写了。
露西亚先醒是因为俄 罗 斯时间比美 国的快了将近7小时 但是于此同时隔壁王大爷比他们两都早醒。
那个咒语 其实是露西亚的诅咒。

I LOVE YOU ALL

露米.醉米有
用的是国名而并非人名.BUG太多了.
短篇 非常短 看成段子就好
接受的往下↓

I LOVE YOU ALL.

  目前已经有半瓶伏特加顺着咽喉淌入胃中,19岁的阳光上进活力少年现在如果烈日下融化的冰激凌一样滩在俄/罗/斯的双膝边。
  唔呕……眼镜?…在那个家伙手里。
  胃里一阵折腾。美/国勉勉强强用右肢支撑起自己,大衣与质量不怎么好的沙发摩擦着发出不小的响动。

  “哎,美/国君你醒啦。”
  “Hero我从不记得睡着过-”
  “有喔,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从小生活在极寒之地的人怂了怂肩,不知为何看上去整副宽大的顾家都跟着动了。

  “……眼镜还给我。”
  ——虽说是个祈使句,但手已经自动伸到对方鼻梁上去了呢。
 
  取得了眼镜,美/国干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指腹在碎发上摩挲,有如思考什么。
  比如两个多小时前的事情。

  “要我告诉你吗?你看上去听困扰的喔。”
  俄/罗/斯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对方的表情。像迷路的、等待谁指点迷津的小朋友一样。…反正啊,就算你说不我也不会停手的喔。
  美/国似乎还没有清醒,没有侧过头来质问,更没有像平常那样站起来发狠地拉住他的衣领,以那双干净却让人生厌的眼镜严刑逼供。
  -啊,出乎意料的有些有趣呢。

  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吗?俄/罗/斯已经很努力不笑出来了。既然如此,那么——
  “你喝醉了哦?然后就在这里睡了两个多小时。就这样。”

  猝然间,他好像看到美/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拳头握紧捶在桌面上,好像要反驳什么,但一定不是表达愤怒或烦躁,因为他把话收了回去。19岁仍然一声不吭,保持着用手托着头部的姿势。这却给和他共处一室的另一人带来了不小的想法。
  俄/罗/斯也回报以沉默,与此同时他打开了新的一瓶伏特加。

  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过了好半晌美/国起身了。“Hero我走了。”
  俄/罗/斯眯着眼睛嗅着空气中的烈酒味。他在想象寒冷的冰雪中独自伫立的自己,还是…
  “啊、再见。”摔门的声音比想象中的刺耳。
  那可有点没礼貌,俄/罗/斯想着,利索地换了一瓶酒。

  其实摔门而出的人恰恰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两个小时前他拽着某国的围巾捶着桌子大哭说“I Love You All,Russian ”。然后,他就又笑了起来。就这样反复无常,来来回回。知道那个被“爱着全部”的人说了句什么他才停下来。
  ……该死的是他记不清那句话了。
  这一定是酒的问题,当时就算是我疯了吧。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美/国愤愤不平地想着。

  ——而在他身后的那间酒馆,俄/罗/斯正重复着他忘记的那句话。
  “欢迎加入斯拉夫家族。”
 
  …那么,这个大概就是中/国君曾经说过的,鬼迷心窍吧。
















……扣着锅逃跑了。
第一次呈现这样的两人有点不太擅长。
希望 就是那个、有指教性的评论【……】
单纯的讨论也可以啦 毕竟才入坑【感觉有点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