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冠军

寒风将寄予雄鹰自由。

约会迟到

  划水好久了抱歉……!这是今天份的路蜂路!   
  双方已经交往设定   bbb发声器已经修好设定
    

               我来迟了与下不为例
  一个半个小时了。
  Barricade已经在警局门口等了一个半个小时了。
  等待期间Barricade忍受了大龄妇女的哭喊,蓝星幼儿的吵闹,几个醉了酒的男人的胡言乱语还有警察为了维持秩序而不得不出口的“官方言辞”。每当他试图冷静下来就总有事情冒出来在他芯里狠狠地抽他面甲。
  炉渣的卧底生活。
  他甚至有一种立刻变形然后砸了整个警局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毕竟当人类发现他们警局的工作用车少了好几辆而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时候还是很愉快的。
  然而那辆亮黄色科迈罗的出现才是Barricade现在最盼望的。
  开了全息投影又关掉再开启,进行数十次这样的举动后视野里终于出现一个混账的身影。
  Barricade的通讯频道里收到了一条讯息,他本来不想收听的――他只想把科迈罗在众目睽睽之下撞翻,可是有个玩意叫自动播放。
  “Well,我来迟了?”发声器修好以后还是难改欠揍的本性。
  冷静,Barricade。冷静。要是把他揍死在这里自己也不会好受的。
  频道那一头沉默了良久才发送出下一条信息。
  “下不为例。”由于有限制我们没法得知一些省去的带来不良影响的词句。
  福特野马从隐蔽处冲出接着停靠在科迈罗的一边。

  偷懒失败(X)
 

Butterfly Kiss

今日路蜂路 小甜饼 是亲亲。拟人注意。

                 暴力争执以亲吻结束
  Barricade抬起腿作势朝Bumblebee胸口踢过去。而对方扯扯嘴角忍住淤青带来的疼痛勉勉强强躲过并截住Barricade的攻击,手紧握成拳袭向他的胸膛。紧接着Bumblebee感到手被擒住,皱眉看向正费力截拦自己的Barricade。
  “不打了。”Bumblebee说道,把施力过度以至于青筋绷紧的手收了回来,顺道拂手擦掉嘴角星星点点的血渍。
  年长的一方见状也不说什么,然而脸上却紧缩眉关心底里一直怒意不断,咒骂了几句便靠在沙发上检查伤势去了。
  没必要引起的争执该怎样结束为妙?Bumblebee现在非常想发个帖子到碳基的坛论上。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过了20多分钟,中途一句话也不讲。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Bumblebee。
  年龄较小身高却不容小觑的青年快步走上前揪着Barricade的衣领,对方只是抬了下头然后眯起眼挑衅般开口,“还想打吗?”
  然后Bumblebee就吻了他。
  这是一个有点特殊的吻,不仅因为它发生在一场争吵之后――二者的脸都亲昵地贴在一起,Bumblebee甚至大胆地用手擦过Barricade脸上的伤痕,一点也不像方才还打架的两个男人。
  Barricade双手紧紧压住他的肩甲毫不犹豫回应着。舌尖在腔壁内扫荡,努力不去做到撕咬的程度,水声和呜咽夹杂在一起,一方却按住对方的后颈想加深力度。
  一吻终了,Bumblebee后退几步用嘴无意间挑起透亮丝线,接着揩了揩嘴角。
  “学得很快。”Barricade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多谢指教。”这是Bumblebee的回应。
  然后他们对视半晌,Bumblebee忍不住眨眨眼睛睫毛轻颤。
  Barricade开口说它们很像蝴蝶。
  然后他主动地亲了上去。
  Bumblebee便顺势往下扶住对方腰部,试探性地将伸进他口腔,接着又不满足地勾起对方的舌头与之纠缠。额头碰在一起,Barricade感到Bumblebee的睫毛轻颤着刷在自己脸颊上。二人都无暇顾及津液顺着嘴角留下,亲吻甚至带了点吮吸的味道,巴不得把尽数占有。
  真的很像蝴蝶优柔地亲吻着自己。
  事后Bumblebee问起Barricade为什么突然就上去亲自己,Barricade只是掐了烟然后看了看对方。
  “总有点东西是你不需要知道的,小鬼。”

其实只是因为bee眨眼了所以才亲的哟。
大概是一个barry制造的小游戏吧?
题目虽然是所谓的Butterfly Kiss,但是有暴力片段呢……
bug多 非常抱歉

罚单.

今日路蜂路。
时间线被我吃了。
ooc抱歉 抱歉 非常抱歉
打卡。


                         对罚单有什么意见吗?
  Sam又对着那几张罚单发愁。
  是的,又。
  他真的很想教育Bumblebee并严肃地告诉他罚单不止是白花花的一张纸,这玩意是绝大部分美国纳税合法公民的克星。
  可是每次他站在这个智能外星生物体面前讲解这些,肇事者总是耸耸肩摊下手,然后瞪着那双蓝色的光学镜摆出自己也无法形容反正就是假装无辜的模样。
  自己绝对、再也不会放他出去乱跑了,前提是他得回来。
  Sam惆怅地放下那堆白花花的纸,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不想去思考了。

  这一回选的是荒郊野外,应该不会被盯上了。
  Bumblebee怎么也想不通,警察是怎么给自己贴的罚单。明明自己将速度控制到那几马一下了…限速具体是几马自己也忘了,但是肯定没超速。
  黑胎扬起一阵阵沙尘,它们伴随着引擎的噪声向后远去,这一幕倒是让他芯情好了些。
  一再确定自己没有选错路线便适意地鸣笛,这儿没有蓝星动物,没有黑白涂装的车辆,也没有那些着装有些滑稽的警察……
  后视镜里出现的车影打破了Bumblebee的美好幻想,而且那个警察还是自己最为熟悉的一个戴着警察头衔的土匪。
  紧接着是一场激烈的追逐战,到底怎么激烈谁也不想详细描写,反正合法公民只要触犯了法律都难逃条子的毒手,特别是假条子的。
  “三个工作日内上交罚金,别再惹事。”Barricade停下车变形,摆出那副能吓哭小孩子的臭脸,“你根本不知道前几天巡逻的时候追着你跑有多累,消停会行不行?”本来就有些沙哑的声音被提到最高让科迈罗有些哭笑不得。
  “你怎么会跑不动?是――老了吗?”刻意在中间停顿半秒明摆着是故意气机。
  Barricade倒是不在意这种问题,他直接关闭全息掉头回了警局,“还是说你对你们长久以来守护的规矩有意见?交通规则都不懂的小混账?”
  Bumblebee才发觉今天他没给自己开罚单。
  因为那个称呼太恶俗了。
 
  然后Sam就把自己心爱的跑车禁足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每天打车出去。

有6张图
昨天写文的时候有个小天使告诉我福特野马容易打滑 好奇心驱使我百度了一下……
看到p2.3我真的笑爆了 路苏苏很容易摔想想就wwwww
然后就是雪佛兰和福特百年恩怨……哎呀导演真有一手(bushi)
最后是关于bee的 竟然比较会脏吗……
如果觉得tag有问题请提出!

打滑事件 路蜂路

每日任务完成 打卡
时间线是什么?我不知道(闭嘴)

                         雨天路滑 注意限速
  “Hey,Bumblebee!Where are you going?”
  “Easy......bro.”打开收音机调换电台,挑选了某个脱口秀主持人的话来代劳。
  “But it's going to rain!”
  Oh come on,Sam.全然不顾车主怎样不愿想要拦着自己,车灯伴随着喊声亮了两下,发动引擎传出一阵让机感到喜悦的噪声。接着轮胎瞬间飞速转动向外冲出,车后扬尘四起。开起全息投影也不在意要去哪里,现在只需要享受速度带来的快感就行了。
  就让我偷个闲吧,Sam.

出乎意料的今天既没有空军指挥官的尖啸也没有lord的怒火,Shockwave和Soundwave还是安静得如平常一样。自己只不过以“出去巡逻”为幌子就得到了许可能跑出去了。
  毕竟所有霸天虎都知道自己可是最不尽职尽责的“警察”,出去巡逻这个谎言实在太容易被看穿了。
  芯里这么想着,车顶却被什么小物体砸了下,力度还不小。于是处理器示意自己回过神,脑模拟器转动着分析现象。
  小题大作,其实只是下雨了。
  Barricade像往日的雨天一样开了雨刮器,在路边稍作停靠准备打道回府。
  然而惊喜总是接二连三地出现,身为侦察兵的日子哪一天太平过?
  身后有车鸣笛。Barricade极度不耐烦地从后视镜里查看情况却发现了一辆不能再眼熟的车,汽车人侦察兵――那个连话都不能说的臭小子。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自己,不做响动只是加快了速递绕道往前边跑。
  想无视我?今天不行。
  任凭雨打落在车身,倏然油门踏底引擎声猛地响起,不顾后头的人类怎般训斥只是一味行驶追赶。
 

  Bumblebee有点后悔出来了。
  不过不能让这家伙打搅了自己的好心情不是吗?关闭了音频接收器后视镜小幅度转动观察距离,转动方向盘移动到他车前刻意挡住他前路,与对方的竞速能感到机身撕裂空气摩擦带来的点点刺痛。
  接下来的事自己可就想不到了,对方既不找寻空隙也不减速,并不再控制距离碰上自己的车尾,而后就是金属间的刮擦声响起,因为不方便变形只好不满地闪两下车灯。
  “Hey...Don't you know it's bad to do this on a rainy day?”用随便找来哪部电视剧里的台词糊弄对方,将速度加到极限。
  cpu中忽然一闪而过一个主意。
  于是突然放慢速度,接着猛打方向盘向后退几步再贴着对方车身极速转弯,趁他不备来了个逆向行驶。警车退出了自己的视线芯里也松了口气,轮胎在湿滑的地面上有些稳不住,轻收油门后略微回正方向,在转向与回正间不断调整。
  Barricade就没那么幸运。
  很少有人能看见的警车打滑事故发生了。尽管他一再控制车辆但还是出现了侧滑。
  ……现在后悔跑出来的是Barricade。
  “雨天路滑,注意安全。”只是切换电台送了他一句警告便疾驰而去,还庆幸着自己早吧音频接收器关掉了,不然就有些不悦耳的词汇传入cpu了。
  要记得猛踩刹车可没有减速效果啊,警官。


    

    依然等着扩列。
    各位雨天出门还是要注意啊,打滑翻车可是非常糟糕的。

路蜂路 雨天记事

#路蜂路 变五路障中途失踪以及战后bee表白臆想

  大风夹杂着雨星横冲直撞在自己车身上发出噼噼啪啪的笑声,灰暗的天空还有压得极低的云朵让自己莫名增添了几分烦躁。芯里暗自想着自己见到那个臭小子就应该把他打趴在地上。
  导航系统应该更新了――中途失踪虽然给自己留了条命,但是如此永远也无法跟随着Lord更别提去战场杀戮。
  方向盘打着转来了一个轻松的转弯随即离开了公路,在看似荒僻的小道上驱驰。自己竟然冒死答应了一个荒诞的请求还前去赴约――现在情感模块才开始有点反应,但是迟了。
  自己根本不清楚汽车人是怎么入侵霸天虎的通讯频道找上自己的,那个自己恨不得把他火种拽出来的小子邀请自己去一个地方还毕恭毕敬署了名。
  轮胎与地面狠狠地摩擦,全然不顾雨天的影响还加大马力,引擎声却被淹没在雨中。算了,反正也无处可去。中央处理器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或者说借口。
  雨好像变大了。

  643警车在路边停下,随即迅速地切换形态。
  毕竟如果有埋伏,自己的胜算就难以估料了,而且自己至今还难以相信那条讯息上说得是真的。什么“不见不散”“不会出意外”,臭小子想又一次把自己当笑料吗?
  侧过头雕环顾周身,这里空无一人。
  思忖着自己应该回去却接收到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下意识朝来源寻觅却看见了那辆黄色科迈罗。
  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Well,我可等了好久啊警官。”车身变形为平日最熟悉的那副样貌,微阖荧蓝光学镜随意地抛出一句话,然而这一句话却扰乱了自己火种跳动的频率。
  渣的,难道他一直会说话吗!?
  不敛去面甲上的惊异令他发笑,难以置信这个只会调换电台的机就站在面前对自己开口了。正当自己发怔那个涂装鲜亮的小鬼又开启了发声器还特意调小音量:“感到惊喜吗Barricade?”“我现在倒是很想念你安静的样子……”光学镜左右转着退后几步,机臂上的武器已经蓄势待发等待命令。
  “Wow...嘿,别打架。你们霸天虎也太缺少乐趣了,除了争斗就不会做点别的事儿吗?”对方显然意识到自己的戒备上前,无奈地摊摊手。见他置身于自己前方芯情忽然烦躁,强压火种传来的一阵阵悸动一边应答着一边盘算着怎么摆脱被动的状态,“我才死里逃生你就想让我去见普神?你可真善良啊小子。”
  对方显然不在意那两句话,带点笑意回道:
  “我的声音回来了,我想也是时候来个真情流露了……不得不说人类创造的词汇真是奇妙。”

 
  片刻过后。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散热器的功率已经调整到最大面甲依然烫的不像话。中央处理器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答复,情感模块弹跳出的窗口越来越多已经无法处理了,这个时候自己竟然没法使用平时的伎俩蒙混过关,抬手扶住头雕――现在自己并没有所谓慎重的思考,倒不如说是胡思乱想,良久开启发声器却吐不出字句。
  “我身上没有任何地方出错。”他捏住下巴看向自己,凑近了直视他的光镜,红色的反光甚至能看见自己的倒影。他正捕捉着自己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一手抵着自己火种舱的位置缓缓开口,“Let me repeat that...我申请,在此时此刻与你结为火伴。”
  略皱眉,视线有点飘忽,光镜盯着他看了几塞秒。芯中的预算可不是这样的,我可去他十八条流水线吧。
  “Hey条子!你听着!”迎面驶来一辆雪佛兰跑车还冲着自己鸣笛,仔细一看还不止他一机。GREAT,他有帮手。
  “现在我同意你的想法,Crosshairs.我觉得我们早就应该……”“你可别说出那个词,Drift.”
  中央处理器根本无法接受这个局势,抬手举起枪支对准他们的方向,开口却让自己也感到震惊,
  “让你的朋友把他们的祝福收回去。然后你会得到一句同意。”
  雨停了。
  不过自己竟然觉得他早就该停了。

  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零件齿轮现在正工工整整地躺在手心里。
  “芝加哥战役。”面前涂装鲜亮的机摆出一副纯良的样子,“胜利之后,Sam对女朋友的表白我帮了个忙――”
  Wait.
  “现在你对我使这一套?”芯里怒火中烧仿佛咬牙切齿般咒骂着,“警官好凶啊。”对方倒是后退几步转身变做载具形态,车灯对着他闪烁几下。“想揍我?你也得追上我再说啊。”
  “Do your best. ”上前几步变做不能再眼熟的警车,对他鸣笛示意自己准备好驱驰,接收到他的消息随意地回复几个字。于是接着油门踏底引擎声轰鸣,选择的道路没有人类使自己感到适意却不肯放慢速度。比起说这是追逐,倒不如说是乐在其中。不在意周围景物一扫而过再次加大马力。
  ――那么,可别被我追上了,臭小鬼。
  ――那么Barry,务必禁止追尾。
  给我的生命带来点惊喜吧,bee.





后排再次强烈要求扩列!!!!!!
这次是小甜饼了!!!!!!希望你们不嫌弃!!!!
 

路蜂路
无差
变三关于路障被打残的臆想
不好吃不要举报我------

看不清可以看这儿下面。









                            绝路
                                             
  -呼叫失败。
  -again。

  痛觉传感器仿佛在体内叫嚣着,有那么一刻真芯的希望自行掐灭了火种,然而现实难以让自己达成目的。
  真真切切的疼痛是自己活着的唯一证据,然而这副模样倒不如死于敌人的火炮下。但是――他们绝对不能是人类。
  具体位置?光学镜早就在战役中被人类制造的枪弹打穿了,这世间本身又没有什么奇迹可言视力难以恢复,自然放弃了摸清状况的打算。
  蓝星上一直都是如此漆暗的不是么。一切只需要时间去习惯。
  ――习惯从一个因穿梭战场上的侦查兵,在几蓝星苗内堕落至谷底成为重极残废。
  每一次挪动脚步都是耗费极大的气力,难以忍受,但开启发声器出声对自己只会成为一种愧辱。

  -如果有一天为了战争而存在的兵器失去了战场。
  -那么这副身躯无论存在多久,也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了。

  音频接收器勉强维持着良好的运作,但实际上――周围什么响动都没有。
  一切皆空。
  该死的情感模块似乎有点反常了,但是它永远无法支配一个霸天虎,恐怕,仇恨,张慌永远都不是自己应该恐惧的,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即是它们本身。
  但是,有个先例。
  怎样让生灵畏惧的一种情感,且她无论是哪种文明都无法逃避的必然。如果要用贴切的词语去形容,那便是欲望。
  赛博特恩的大战,只要是活至今日的机都知晓,挑起争斗的归根结底无非就是这种欲感,随后就是两派到达另一颗星球上依然无休止的争斗。
  战争真的持续了很长时间,以至于记忆扇区好似被全然霸占,在明处或是暗处,首领和战士都无不想争夺回家园。
  不过自己或许还抱有别的目的。
  足下踏过的零碎大概是原属于自己的残件,这种情形下连思考都是多余的,自找麻烦。能否活下去?那是个连思维导图都无法把握的问题。
 
  -听说人类临死前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而我呢。
 
  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个系统可以正常运行,目前的环境更是难以捉摸更别提了解。黑暗和寒冷是传感器能提供给自己的唯二信息,但这并不表明情况有所好转。
  ――前行停止。
  四周有动静。音频接收器告知自己。如果那是敌人,这就是一个对自己相当不利的结论。然而,他也只会是汽车人的士兵或者人类。
  仔细想想吧。
  Shockwave和Soundwave在战争中惨遭毒手,可敬的空袭指挥官下落不明――但是他安静了太久了。而Lord,即便是脱身了也没有可能如此凑巧找到自己。
  ……测试一下手臂还能不能活动吧。
  虽然走动的声响只是愈来愈近而已。

  但是没有预料之内的被武器捅进火种舱,也没有能量液脱离机体喷溢而出。甚至连最轻微的痛觉袭来。
  “Oh...It's you.’”对方貌似切换电台,接着用蓝星人发出的声音间接来表述感情。
  ……炉渣的,遇上的偏偏是这个涂装鲜亮的臭小鬼。
  当时有那么一刻自己的情感模块出了那么点故障。一切都在自己的预知之外,临时制定的计划根本毫无作用。接下来他会做什么?轰烂胸甲或者让我死相更惨烈些,连全尸都不留下吗?
  自己的命运只能是死亡。
  他在靠近,自己与他之间这段短短的距离竟然有一种走完需要度过千万年的错觉。
  看来自己也像碳基一样,开始回忆远在战争开始前的漫长岁月。
  自己做出决定的那一瞬就注定与如这小鬼一样的机背道而驰,只是一个选择在他们芯中就成为了罪过…
  那么这种自身对于他的情感就可以作为极恶存在吧。
  明知道这是战争并非儿戏,下一个循环日自己就有可能在某处丧命,情感模块还是逐渐推翻理智最终将其瓦解乃至粉碎。
  不过这命运不上可悲,因为这是自己选择的。
  这份出于自身的感情更无法被定义为爱情。因为它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与人类最为渴求的事物截然不同。
 
  “小鬼,过来。”久违地开启发声器,沙哑声色甚至难以让自己辩识出了,明明字句简短说出来也极其费力,光镜黯淡无光什么也无法看清。
  脚步声传入接收器,等待了较长时间用以确认二者间距离,“What do you want?”不止是哪个电台主播问出的问题,随后电台音响师调试出一阵爆笑声。
  哈,嘲讽。
  “这回是认真的,侦察兵。”
  猛地起身上前一步拽过他的机臂,臂膀零件迅速变化为枪支和长钉对准他。对方显然是料到不紧不慢将其变形为枪支对准自己的头雕,调试电台。“Oh...I'm sorry――”
  “把它对准我的火种舱。”
  “Wait......What ...?”显然的吃惊。
  “动手。现在。”
  从没想到一条生命的结束能这么干脆。许下已经长达千年的愿望终是在这天破碎了。
  用你的仁慈杀死我吧。
  Bumblebee.




后排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