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野鹤

寒风将寄予雄鹰自由。
啊,hello。我是划水冠军雀亦人。

——さよならしたら振り向かないで

eve二人都是狮子座啊!!!!


想看日和与茨针锋相对,却作为长辈暗地里帮帮他的故事。


虎牙.

破了洞的心脏。


走到后台的纯头发湿漉漉的,但他本人是毫不在意,只是抬起手来胡乱地抹了两把。他刚刚结束一场他自认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对战。麦克风可能要被他拧下来。这没关系,纯想。从他开始热情高涨的那一刻,他便是真正地从那陋巷一刀两断。

然而他的一举一动被日和看在眼里。真是有活力啊,纯君。可是日和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化为音节传达出去,因为他也很累,不过很满足。纯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已经和星星一样了,虽然还无法企及【太阳】的光辉,也算勉勉强强及格了吧。说到底,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太阳啊,纯作为星星发出些"小巧可爱"的光就好了。

总的来说,日和还是很喜欢saga企划的,大概是因为EVE的服装因素。他和纯熟络地绕进后台的角落,那是他们认为最为保险的,连冰鹰老师都发现不了的地方。掌心被手套包裹起来的感觉刚刚好,日和高兴地想着。指尖轻佻地伸进内里,在掌间一阵摩挲惹得纯快笑出来了——这样就可以感受到纯手间不易察觉的颤动和细腻感了。那颤抖一定是因为Live上高举话筒又要做剧烈舞蹈动作吧。纯决定还没有习惯只有老手才会的技艺,只能青涩而拙劣地去模仿那些事物。这样想来纯就显得更可爱了吧?看见纯发尾的水珠因调整呼吸产生的身体颤动摇摇欲坠,日和没有控制住吻上对方的冲动。

日和涟的(伪)二十字小说

竟然这么迅速被屏 lof真是震撼我心。

是写的意义不明的ooc二十字小说

很水很烂 我们走评论吧。


日和纯【Shady Garden】

阅读须知:

■人物ooc。

你可以看到哭哭的纯君和手忙脚乱的日和。

■描写陈杂。

洋洋洒洒几k字,从十一点写到第二天五点,回头一看不知道是什么。

■是car。

车速1迈不到。太慢了。而且题目是乱取的。

■满足作者私心产物。

■ss我团败落后的妄想。

■之前两人确定恋人关系,但没有进一步行为。

■我cp太冷了,就算我写的不好也请找我玩(   :∇:)

以上,欢迎阅读。评论见。

请提示作者补档。

风傲——骰子甩到几点其实不重要.

武战道同人 cp为风万里x傲长空

没错是风傲 虽然他两没有为爱情鼓掌【。

人物是拟人 因为作者是机体废 ooc严重

作者写的很开心读者看得很不爽的爽文

时间线为风与傲因为离间分手【?】前

对 那时候他们还在打蓝魔蝎

蓝魔蝎:mmp

脑洞是做梦梦到的。所以很清奇。

慎重阅读√


























《骰子甩到几点其实不重要》

*防盗骰盅是平时玩骰子时盖住骰子的那种小桶。ktv里随处可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风万里房间里,就当是我放的【。】

傲长空在风万里房间外深吸一口气,最终选择了门也不敲推门而入。

那时屋内坐着的风万里正向城外的漆黑一片望得出神,他或许在思考日里云太息对他们师兄弟说的那番要决定城主的话,以至于傲长空进来时他有些吃惊地将压在桌上的右手缩了回去。然而作为能源之城的先锋,他的自我调整能力从未让他人失望过。风万里迅速地将身体侧向门口,绿色的眼睛看着门口处的那人。

“长空?”

在将话说出口前还要直视这双眼睛,傲长空觉得这就是对待自己的考验。比师傅给的体罚还要折磨人。他想着,倚靠在门框上,冰凉的触感一下让他皱了皱眉,他对着房内的人说:

“风万里,你听着,我没法忍下去了。”

好像是一下就读出了对方神情里的疑惑,傲长空补充似的加了一句,“是的,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你是指……”

“我们,已经在交往了吧?”傲长空说出'交往'这两字的时候好像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还有点不自然地把神色投向别处。

“这个,当然。”风万里起身想要带领对方进来坐下,但是在他行动前傲长空已经迈开了步子。“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个?”

傲长空面对着年长者的疑惑,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话就是关键之战了,你不能气馁,他是你的师兄又怎样?他也是你的恋人,好歹也算是牵过手睡过同一张床…哪怕只是盖棉被纯聊天,期间对方还老是抱怨自己的睡姿太过舒展,使得一张双人床都没有地方容下年长的一位。

回忆起这些令人发笑的事,傲长空更加笃定自己的决心。

“既然我们是恋人,为什么你还是那副老样子?”

能源之城中与傲长空并列第一的先锋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老实说,风万里他面对过黑狮虎的利爪,面对过其他猛兽的进攻,他甚至作为爱徒被老师云太息骂过罚过,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一个生着气的傲长空。我该怎么做。他想着,一面走到对方身边试图拉着他坐下,“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

“我不需要和你唠上半天的嗑!”傲长空本来就不温和的语气忽然变本加厉。对,他才不需要一个在众人面前谦逊用功的师兄,也不需要工作上以一敌百的先锋伙伴。这样的关系不对劲,找个词形容大概是平庸或诡异,总之这样的关系绝对不可以出现在他和风万里身上,绝对不行。

想到这里傲长空竟然有一种要当着风万里的面拔剑的冲动,但想到老师的教诲他便忍住了。冷静,你也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对于剑士来说,最为忌讳的就是在不理智的情绪下动武。

“…长空,你,希望我怎么做?”风万里的话中透露出一股他很想弄明白自己心思的意思,但那更像一种因为无理取闹而产生的迷茫。傲长空听到这里脸都要僵住了。

在这快要凝固的空气中,两人都不说下去了。傲长空的视线飘忽不定。一方面是希望这样能无视掉风万里的询问,一方面是因为他想找到一个能尽快做出决策的东西,越快越好。

然后傲长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茶几上的防盗骰盅*。虽然他不知道这东西是哪里的,风万里又是否拥有玩骰子的爱好,可是他不愿管那么多了。

他径直走过风万里,胡乱地拿起骰盅又塞了一个骰子进去。然后他把骰盅递给一旁仍在整理言辞的风万里。

“给你。拿着。把骰子向上抛然后接在盒子里。”傲长空编着规矩,“一会正面是双数,咱俩就继续这样有完没完的。”

风万里犹豫地用左手接过了傲长空手上的东西,“那如果甩到的是单数……”

“我们玩完了。”

玩完的意思就是分手吧?风万里不确定却不敢继续下问,他也被这压抑的气氛弄得紧张。虽说他俩的事情还是瞒着老师的,可风万里也不希望失去傲长空这么一个恋人。真的是我平时的反应太沉着导致他生气的?还是这几天在打仗导致傲长空心神不宁,从而开始怀疑自己与他的感情?根据自己与他的相处,风万里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原因归结到了自己身上。

“你还在想着什么?快扔啊。”

傲长空的话像刺骨的寒风一样刮进风万里心间。这就是为什么风雪令牌属于傲长空吗?风万里竟然也开始跟着胡思乱想。他看到眼前的傲长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这为他作出正确的判断雪上加霜。

为什么事情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啊,他到底扔不扔啊。

傲长空等得也很不耐烦。其实他也并不想闹僵成这样,连分手这种傻话他都说出来了。风万里对他的态度如此,自然也有风万里自己的原因。可是为什么他俩连痛痛快快接个吻,拉着手在能源之城逛一圈,或者大声告诉云太息“你的两个弟子喜欢彼此很久了”的权利都没有?

虽说是地下恋情,但总该有公开承认的一天吧?这地下恋情都快深到能源之城的岩浆底下了,为什么风万里一步表示都没有?难道他没有继续发展的意思?不对!傲长空时常这样警告自己。要相信自己的恋人。

于是不安感就这样蔓延着,像无声的蛇一样爬上人的心头。然后有一天,气球因为吹的太鼓而爆,压抑感因为沉默最终将人折磨得不堪一击。

“……我知道了。”风万里叹了口气。他是决定将这个局面变得更糟糕?

“但是,长空。你得闭上眼睛。”

——又或是,破镜重圆。

傲长空没应他的话。他就报以沉默安静地闭上了眼。风万里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没说什么。沉默期间,他的右手在口袋中摩挲着什么,衣料与手套擦过发出了些声音。他看了看左手的骰盅,又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物件。

最终。

——咕咚!

声响结束了二人的沉寂。骰子落入骰盅的声音比傲长空想象中的沉闷。傲长空立刻睁开了眼睛,他夺过风万里手中的物体,甚至不顾对方脸上竟然挂着微笑。

或许我的速度够快,他还没看到骰子的点数。若真的甩到单数我就骗他说是双数,这样这个愚蠢的局面就可以得到收拾了。傲长空心里闷得慌,方才的沉默不知为何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启发。果然云太息师傅说的是对的,安静下来没什么不好。他懊恼着自己竟然和风万里提了分手,然后向骰盅里看去。

里面没有骰子。对,没有。

借着昏黄的灯光,隐约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泛着银白金属光泽的圆环。傲长空把东西取出来,让那圆环好好地躺在手心。

——这是,戒指。

里面为什么是戒指?骰子去哪里了?那么说风万里并没有甩骰子?

“你耍——”傲长空的声音比脑子快了一步。然而他看见风万里向他伸出的手,无名指上有着与自己手心里一模一样的戒指时,无论是大脑还是嘴都全面当机。

风万里脸上依旧笑意不断,绿色的眸子中的情感都快要溢出来。——溢出来的当然是计划得逞的快乐吧?傲长空气得想要动手,脑海里却忽然联想到风万里的那句“你得闭上眼睛”。这么说来,这么说来……!

“要我帮你戴上这个吗?”风万里指了指对方手心里的戒指。傲长空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搞什么?风万里你疯了!?现在自己心里好像比刚才闷得更难受了。傲长空抿了抿嘴唇,嘴角仍是不断抽动着却又说不出话。心跳加快,脸上烫得不行。可是自己明明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似乎感受到了傲长空正在紧紧盯着自己,风万里在给对方套上戒指后还吻了戒指主人的手背,惹得傲长空一声短促的惊呼。

“抱歉啊,我其实把骰子取出来了。”风万里站定了身子,直视着对方暖金色的眼睛。

“没必要。”

“……什么?”

“我说,没有必要丢那个骰子。”傲长空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甩了甩手。他好像还不习惯手上戴着的这个东西,眉头一皱。“无论点数是什么我都不可能和你分手。”

“真的?”

“……真的。我这么做,只是……呃。”

“只是什么?”风万里眯起眼睛,不依不饶地追问。

“——你明明知道!”傲长空再次生气了,他觉得风万里这种逼他表态的方式实在让人无法忍受。但是,该说这样才是风万里吗。

风万里不再笑了,他只是几步上前把傲长空搂进怀里。傲长空出奇地服帖,紧紧把头靠在师兄的颈窝里。“我们两个恋爱结婚的事,我会和师傅说好。”

“你还真的打算结——!”

“我们也老大不小了吧?等战斗胜利后,就这么安排吧。”风万里补充道,顺带把呼吸时散出的热气呼到对方身上,惹得对方又是一阵不快。“我想很快,能源之城会迎来新的城主以及独属于他的副官。”

“等等,你说什么?!”傲长空三两步挣开风万里的双臂,“我才是第一个清除蓝魔蝎大本营的人!我的速度可比你快多了!”傲长空不满地嚷起来。

“是吗?那明天就来一较高下吧。我干掉的人数绝对比你多。”

随后,回答傲长空的不再是师兄温和的音色,而是一个浅浅的吻。它象征着:

我很期待。

——————————————————————

我好菜 我写的是什么。

如果你看到这里,十分感谢。

七夕快乐小鹦鹉【…… 本死线战士来了。

@三垣

不打tag 我们当做无事发生。















大卫难得有闲心地仰头寻觅高楼大厦之间的星光,即便那种东西明明是如同碎片一样的存在——随手就可以捏碎。

用手肘抵住门把,上身施加力气,推开门走进咖啡店。醇香的气息在鼻腔内扩散开来,店长与店员小声的交谈、瓷杯与勺子叮咚的碰撞声全部涌入了耳中。

“欢迎光临!”在这样的交响曲中,方才进门的那人听到了与众不同的声音。准点到达岗位的服务生刚系上半截式围裙就放下了整领结这事,迈着步子以微笑待人。

“等、等等…大卫?!”
“哟,辛巴德会·长。”

第一天上任就被熟人光顾了工作地点的学生会会长感受到了莫大的挑战,果然命运这种东西就是神对世人的莫名愚弄…、但现在不是可以考虑这种事的时候。

…把他当做客人看待就可以了。辛巴德笑着说,“在校外不把我当做学生会会长也可以。需要点什么吗?”

标准的躬身,还有服务生特有的笑容。大卫哼了一声,好像在说混入凡夫俗子之间的辛巴德可笑得异常。照他的指示,辛巴德端来一杯柠檬水还有味道沉得很的咖啡。辛巴德并不喜欢咖啡的苦味,相比之下还是酒更和他的胃口。而且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咖啡和柠檬水一起喝的作法。

然后大卫把咖啡推向在桌边等待的辛巴德,看向他说:“这杯是你的。”

……哈啊?!这么说你是在名正言顺地花我的钱了?辛巴德险些连气都喘不上来了。揉了揉后颈,一天打三份工的会长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虽然更像是要求。

“可这是客人的委托,你没办法拒绝吧。”

语气明显有在较劲,这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二人就有的比拼。

明明出钱的不是你吧……?!辛巴德感觉周围原先在切切私语的人越来越安静了,只剩下什么东西在空气里噼里啪啦地燃烧,差一点就炸开了。他想着见到下一个客人会是何年何月,现在能不能去洗盘子或者让店长立刻关店了。

不行不行,整理完思绪的辛巴德觉得自己还不能就这么放弃。

你也总不至于亲手把咖啡倒掉吧,辛巴德。大卫朝着受害人的方向笑了。哪里知道辛巴德会提着杯柄向周边的小女生打了招呼。

“这位可爱的小姐,愿意尝一尝本店新出品的咖啡吗!哪怕是为了我也好喔。”眨巴着眼睛做出无害的样子,用没有人会拒绝的微笑来装饰自己。甚至一把拉过对方的手,紧紧贴在自己胸膛。

…输了。想不到竟然用这样无聊的手段来赢。

忽然间咖啡店的那座大钟敲了九下,现在已是晚上九点。本来夜间来店的客人也不多,工作人员也已经走得稀稀拉拉的。辛巴德也不想熬夜,他只想回家用钥匙旋开锁孔然后扑到沙发上拆开啤酒罐。

作为从青年到大学都作为会长的邻居大卫看得出来那人在想什么,发出了背德一般的邀请,“喂,今天你就翘班吧。”

“今天可是我第一天上班啊!”
“那又怎么样,这里的薪水也不高吧。”
“这样说会糟人嫌的啊!?”
“我也不是专程来喝咖啡的啊。”所谓执勤其实和上课签到就是一个道理。

……………………

总而言之,辛巴德在不遭人嫌的情况下被拉出了工作岗位,虽然他不明白既然不是来喝咖啡的话大卫为什么还要专程过来。

回去的路上还下了雨,但大卫好像一点也不惊讶一样打了伞。辛巴德问他伞是从哪里来的,大卫无所谓地笑笑,说着从晚自习上开溜时走廊上顺来的,管它是哪里来的。

“……那你记得还回去啊?!”

经历了两件类似的事,还倒付了前的疲惫不堪的辛巴德有些呼吸紊乱。但是大卫蹊跷的那些行为还是萦绕在他心里,他忽然按住了打伞者的肩膀,对方则吓了一跳。

“我想、你是不是…”

这样的话着实吊人胃口。大卫觉得自己的心思是不是就被对方察觉到了,于是撑伞的手有所歪斜。“怎么?”

“你是不是还浪费了那一杯柠檬水。”

……………………

到家门口时,二人都松了一口气。辛巴德是因为一天终于结束了,大卫是因为他所想的没有被察觉。今晚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单纯拿奇特来形容。

钥匙插入锁孔,辛巴德拉开家门的那一刻大卫背对着他。二人呼吸相闻,就和平时无论去哪里都一样。

———因为午觉没睡好所以接下来是乱写一气
     忽然的严肃感注意 没头没脑结尾注意———
































然后他就听见了辛巴德开口说出的话。

“我发觉与你待在一块很有意思,大卫。
那么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开始交往吧。”

……嗯?这个人在擅作主张地说些什么?
然后浮现在眼前的是好像走马灯。从十几岁开始到现如今,两个人的所作所为以及风格都是惊人的吻合。于是其中一方率先明白了、他们两都是特别的,因为不知道的缘由。

看得见事物前进的方向——只有他们来带领别人前进,因为他们是特异的。不被理解不渴求理解,从一件件小事中窥见依稀可见的未来时早已忘记了生而为人的事实。或许在哪一个时空这样的二人早已联手,直至所谓命运的尽头。

“好啊。”

踏入这份感情的瞬间,二人就已经坠入所谓的死亡。双方都觉得自己势在必得,却肯定想不到时间是如此的漫长。

在对方耳边低低的私语,并不能将身体和灵魂全部侵占。而且就算得到了也不够,垫脚石永远不嫌多,一个落下了另一个必定会腾空。

或许只是在渴望如黑洞一样奇观异彩的东西。

对这样的事物无法撒手、输的人究竟是谁啊。